三月君咲

【联手搞大事中w】
沉迷刀男、全职和魔道
爷鹤药厨,老叶烦烦厨,喜欢舅舅
动漫最爱银他妈,运动番最爱小排球
乙女游戏最爱X之国的爱丽丝系列
主写乙女向或日常向 ,不定期产粮
闲的时候也会画会画或者临摹/上色
一般被fo如果产点粮的基本都会回fo
三月兔工作室组建中w

【X之国的爱丽丝】现实

“大~姐~姐!”

一红一蓝的两个身影扑了过来,紧紧地抱着蓝色裙装的少女撒娇。

被被人称为“血腥双子”的守门人,即使是一对长相可爱却天真残忍的双胞胎这样抱着撒娇,若是被其他人看到这一幕,大概会极为惊讶吧?

“Dee,Dum。”Alice笑着叫出了他们的名字,双手温柔地摸摸他们的头顶。

“大姐姐,现在的时间带我和兄弟休息哟~所以一起来玩吧!”

“是啊,是啊~来玩吧,大姐姐?”

Dee,Dum抬起头对着Alice笑得灿烂。

“但是我现在还在工作哦?”Alice示意他们看看她身上穿的白色佣人服侍和手里的长柄扫帚。

“不要管什么工作啦大姐姐,反正BOSS又不多给工资!对吧,兄弟?”

“嗯嗯,我还想要休假~BOSS要是再多给点休假就好了~”

双子这样一唱一和地怂恿着。

这娴熟的一看就知道不是第一次这样了。

“哎呀!”突然痛呼×2

“你们两个家伙不要打扰Alice工作啊!还有你们又在摸鱼吧?!”

收回敲双子头的枪托,黑/手/党【帽子屋】家族的二把手,三月兔Elliot环手怒瞪双子。

“痛死了,白痴兔子!啊啊啊,真讨厌,为什么要和你这样的家伙一起工作啦!”Dee捂着头指着Elliot不甘示弱地瞪回去。

“嗯嗯,超级讨厌的黄毛兔子!对了,兄弟~不如把他干/掉吧?这样臭兔子的休假也归我们了吧?”Dum提议道。

“好主意啊,兄弟!这样的话白痴兔子的工资也归我们了呢!”Dee眼睛一亮。

“哟西~就这么办吧!”Dee和Dum拿起长柄斧子看向Elloit跃跃欲试。

Elliot沉默了几秒,随即头冒青筋举起枪:“……我已经够忍耐了,臭小鬼们!竟然当着当事人的面议论这种事情……!”

随即便是连续的开枪声和斧子击飞子弹的声音。

“你们……”别在走廊打啊!

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动不动就开打的场面,但是看着自己打扫的差不多的走廊又被弄得糟乱,Alice头疼地揉揉太阳穴,就差木然地看着他们开打了。

“啪。”手杖敲在掌心的声音不轻不重地响起。

“好了,都停下。”

熟悉的低沉却又略带轻浮的声音出现在Alice的身边,“Elliot,Dee和Dum,你们给大小姐造成困扰了哦?”

戴着缀满蔷薇的礼帽,穿着有扑克牌花色的白色骑马装,执着有飞帽装饰的手杖,穿衣品味奇怪却意外合适的【帽子屋】家族的BOSS,也是这个领地的领主Blood不紧不慢地制止了混斗的三人,随即看向Alice,略略抬了抬帽子以示歉意。

“诶诶,大姐姐难道生气了吗?”

“那可糟糕了呢兄弟!一定是臭兔子的错!”

“胡说什么啊你们两个!”

三人虽然停下来打斗,但又开始了吵架。

“吵吵闹闹的,本来就不愉快的白天时间带更让人烦躁了。”不喜欢在白天时间带待着的Blood也懒得多管,只是看了那三人一眼叹了口气。

“嘛……”Alice看着吵嘴的三人,虽然头疼自己差不多要干好的工作又得从来了,但还是忍不住微笑起来,“大家一直这样也很好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听到这样的话,Blood盯着Alice看了一会,在Alice奇怪地向他投去询问目光时收回了视线。

Blood侧倚着墙,嘴角勾起耐人寻味的弧度,但神色却不似在笑。

他目光略沉,缓缓问道:

“那么,你的答案是什么呢,大小姐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Alice~Alice~我们来玩这个——咖啡杯过山车!!”

能够任意切割、拼接空间的柴郡猫Boris拉着Alice的手腕兴奋地指着不远处的大型娱乐设施,他的粉色猫耳因为情绪激动而竖起,身后的尾巴也一晃一晃。

“吱吱——!可怕的猫要带着Alice去玩可怕的游戏!”实为【帽子屋】家族担任“Cleaner”,斜戴着有亮晶晶装饰的帽子的睡鼠Pierce颤颤地揪着Alice的衣袖,想要把Alice拉离。

“嗯~?”Boris上扬音哼了一声,斜眼瞟着Pierce,“臭老鼠,你说什么~?”

“吱——吱吱吱!!”Pierce被吓得炸毛,圆圆的棕色鼠耳猛的颤了颤,他泪目一下子抱紧Alice哇哇大叫,“呜哇可怕的猫猫猫啊啊啊!!吱吱——!可怕的猫!”

“臭老鼠,快点放开Alice!”Boris真·不怀好意地拿出作为餐具的刀和叉,“不然——吃掉你哦?”

“吱吱吱!要要要要被猫吃掉了啊啊啊啊啊啊!!”Pierce一惊立刻放开Alice转身逃开,“可怕的猫!猫猫猫猫猫啊啊啊!吱——!”

“不要跑啊老鼠~来和我一·起·玩啊~”Boris兴致勃勃地追了过去。

看着愉快地玩着真·猫抓老鼠的游戏Boris和被追赶而“吱吱”惨叫的Pierce,Alice之前就想说的“那个咖啡杯过山车下面标了【施工中】的牌子”都卡在喉咙,只能捂着脸吐槽不能。

“哟,Alice!怎么样,在游乐场玩得开心吗?”

穿着明黄色为主色、天蓝为缀色,并有着音符花纹的服饰,扎着棕色麻花辫,戴着圆眼镜的略有胡茬的男人高兴地笑着对Alice挥挥手走近。

这是【游乐场】领地的领主,侯爵Gowland。啊,本来应该叫他Mary,不过他非常讨厌别人这么叫他,所以还是叫他的姓吧。

Alice能自由出入游乐场还要多谢Gowland给她的永久通行证,不过其实现在Alice只要刷脸就能进游乐场。

“嗯!”Alice被Gowland的笑容感染,也笑着点点头,“嘛……虽然被Boris拉去玩了很多惊险的游戏,不过很开心!”

“那就好!”Gowland满意地点点头,随即看向不远处追逐着Pierce的Boris不由摸摸下巴咋舌道,“Boris这家伙真是的,竟然把女孩子晾在一边!”

随即他提议道:“啊,Alice!要不要去玩那个——”

Alice看向他指的方向——就是那个还在施工中的咖啡杯过山车……

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,Alice果断拒绝了。

不过虽然逃过了玩危险设施的命运,Alice以及这一片的人又一次遭受了一时兴起的Gowland小提琴的魔音洗耳。

“Alice,你干嘛不拦着大叔啊!”觉得自己半条喵命要没了的Boris颤着手搭在Alice的肩上。

“吱……吱……”同样遭到摧残的Pierce只能边抖边靠在Alice另一边肩上。

及时捂住耳朵较少受到摧残的Alice只能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。

【游乐场】现在的季节是夏季,玩得一身汗的几人去了游泳池。

Alice游了会泳就上岸坐在太阳伞下的躺椅上,托着腮看着Boris和Pierce在泳池里打水仗,啊,虽然也可以说也许是Boris单方面在和Pierce玩。

“咯嗒。”

一杯柠黄的果汁被放在Alice左手边的小桌上,冷气与热气碰撞而产生的小水珠沿着玻璃杯缓缓滑下。

“啊,谢谢!”Alice向在左边躺椅坐下的Gowland道谢到,冰凉的果汁让Alice因炎热天气而有些发晕的脑袋清醒了许多。

Gowland惬意地伸了个懒腰,随后反枕着手躺在躺椅上,开口道:“Alice,你觉得【游乐场】怎么样?”

“设施都很有趣,虽然有些很惊险刺激过头了……”Alice挠挠脸,回想了下之前和Boris还有Pierce玩的项目不由吐槽道,不过又想到了过往的种种,Alice眼里笑意满满,“我很喜欢游乐场的大家!”

“我的游乐场当然是最棒的!”Gowland自豪地说道,不过他停顿了片刻,转头看向Alice。

“那么,Alice——”他神色有些无法分明,“你喜欢【这里】吗?”

我……

Alice想要回答,却不知为何话却顿在喉咙口无法吐出。

“……你的回答是什么,Alice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砍头!给我砍头!”

Alice一进红心城的大殿,就听到这样的命令。

穿着华丽的红色裙装,有着紫色卷发的成熟美丽却又无情残忍的【红心城】领主,红心女王Vivaldi拿着红宝石权杖坐在王座上,此时的情绪看起来有些歇斯底里。

“Vivaldi?”Alice有些迟疑地喊道。

“Alice?!”×2

与女王同时惊喜出声的人,此时已经一改他人面前的冷酷形象,从王座边上的位置翻过栏杆一跃而下飞扑Alice,当然,被Alice习以为常地侧身躲过。

这位是【红心城】的宰相,白兔Peter。

“Alice~~Alice~~我知道你一定是太想我了!真是太让人感动了,为了来这里见我!!”不过Peter完全不介意,一起身又一次熊抱Alice,头上的白色兔耳不时地颤动,散发出的幸福的小花就差具现化淹满整座大殿。

“不,完全不是。”Alice一脸木然地推开不断蹭她的Peter的脸。

“白兔,你这个蠢男人离吾的Alice远点!”Vivaldi一脸嫌弃地将黏在Alice身上的Peter撕下来,自己抱住Alice愉快地笑了起来,“Alice,你总算来了~吾刚才在等你时间有点久,忍不住砍了几个士兵的头。”

“Vivaldi……”Alice待在Vivaldi的怀里有些脸红,她是Alice很憧憬的女性,不过她还是建议到,“不要随便就砍士兵的头啊……”

“不过是些卡牌,但是既然Alice你这么说的话……”Vivaldi不甚在意地点头。

“陛下你才是,快点放开我的Alice!”Peter“嘁”了声,不爽地看着Vivaldi。

“砍了你的头哦,白兔。”Vivaldi瞟了他一眼,随即拉起Alice的手走向殿外,“Alice,时间带变成就是黄昏了,我们去蔷薇园吧!下午茶已经准备好了~”

“嗯!”Alice脚步轻快。

“等等我啊,Alice~”Peter扯了扯手上的白手套连忙跟上。

蔷薇园的蔷薇都是精心挑选的品种,或深或浅的粉色花朵与翠色的叶间杂,淡淡的花香静静地弥漫。

“很好喝呢~”Alice品了一口象牙白瓷杯中的红茶赞叹道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Vivaldi笑得有些骄傲,“这种红茶可是吾最喜欢的,当然是最好的。”

不过她捏着金色的杯柄斜睨了一眼站在Alice身边端着茶壶大献殷勤的Peter,开口道:“白兔,给吾续一杯红茶。”

“陛下自己去叫女仆倒吧。”Peter一手持着茶壶,另一手推了推眼镜面无表情地说道,然后又笑得一脸灿烂将一小碟巧克力曲奇放在Alice面前,捏起一块就要递到Alice的嘴里,“Alice~~这是我知道你要来之后亲手做的曲奇哦~这里面充满了我对Alice你满满的爱哟!来,啊~~~”

“啊~~~”爽朗的男声响起,随即Peter手里捏着的那块曲奇被吃掉了。

“哈哈哈哈,Peter先生的手艺不错诶!感受到了哦——满满的爱意,嗯~”

突然出现的男子身着红色的风衣,里面是和士兵一样的服饰,他的腰间挎着一把长剑,他的脸上满是爽朗的笑容——是【红心城】的红心骑士,Ace。

“…………”Peter一脸冷漠地扯下刚才捏着曲奇的那只手上的手套扔在一边,再重新拿出新的套上,随后黑着脸拿起斜挂的大怀表变成手/枪,毫不犹豫地直接开枪,“恶心,满身都是杂菌堆——你还是去死吧,Ace君!”

“不要那么小气嘛,Peter先生~”Ace一边拔出剑迅速击飞射来的子弹一边继续爽朗笑,“不过,Peter先生是要和我切磋吗?哟西,来吧~”

“乒乒乓乓”的声音不断响起。

“这些蠢男人……!”Vivaldi压着额上的红十字放下茶杯,拉着Alice起身,让女仆把桌子搬到离Peter和Ace远点,“打搅了吾与Alice美好的下午茶时间,吾一定要砍了他们的头!”

注意到Alice和Vivaldi的远离,Peter立刻舍下Ace重新奔回桌边继续对Alice献殷勤。而没了对手的Ace有些苦恼地感叹了一下“真是任性的Peter先生啊~~”也来到茶桌边坐下,喊女仆倒了杯红茶,然后津津有味地……吃起了Peter亲手做的巧克力曲奇。

“Ace君——”Peter一字一顿,虽然语气平静无波,但是不难让人体会到其中的咬牙切齿和赶快去死,“再敢吃我给Alice做的曲奇,让你的心脏穿孔哦?”

“但是很好吃嘛~”Ace若无其事地继续吃。

“下次我也可以吃啊,Peter!”为了不再发生刚才的事,Alice一脸糟心赶紧阻止。

“噢!!Alice~~~你的意思是下次会为了吃我亲手做的曲奇专门来见我吗?!”Peter的脸色一秒多云转晴,他一脸幸福地握住双手,“我真是太——高兴了!!Alice,你果然是爱我的!!~~~下次,让我们建造我们的爱巢吧!不,要不然这次就……”

“闭嘴,白兔!”Vivaldi忍耐到极限,狠狠瞪了一眼Peter,“再吵下次就别想见到Alice了!”

“陛下是在嫉妒吧,Alice对我的爱比陛下要多这件事~”Peter得意地推了推眼镜,不过Vivaldi的话还是有用的,他在Alice旁边坐下,虽然不再喋喋不休,但还是继续给她倒红茶递点心。

“哎呀哎呀,Alice还真是厉害呢~让平时的Peter先生变得完全不一样~”Ace托着腮吃着点心,笑着感慨,眼里的情绪却似乎不是在笑,“【外来者】的影响力还真是令人吃惊~”

外来者……

Alice忽然意识到,已经很久没听到这样的称呼了。

“我也不例外,也很喜欢Alice呢——迷茫的Alice~”Ace捏着一块曲奇随意地摆弄着,随后转眼看向Alice。

“外来者……真好呢~”赫红的眸像是沉淀了深重的墨意。

“那么,你的回答是什么呢,Alice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的回答……

我的回答是什么呢?

——“这是梦吧?对……只要梦醒了的话就能离开这里。”

——“梦……?如果你一直能这样想的话。”

这个世界……是我的梦?

如此真实的感觉,真的是梦吗?

——“如果你想要回去,那么,谁也阻止不了你。”

——“……Alice,你想要回去吗?”

回去……?

我要回去的世界……

——“Alice,请你留在这个世界!即使你爱上的那个人不是我,但是我希望你能在这个世界得到幸福!!”

——“在这个世界,所有的人都会喜欢你。”

不对……这样不对。

有什么,忘记了。

——“如果她记起来了的话,你会是她最爱的人。”

——“下午三点……只要她幸福就好了。”

下午茶的时光……

……姐姐?

对了,姐姐……只有这件事,绝对不能忘。

“我……必须回去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就是你的回答啊,Alice。”

周围是梦境奇幻的色彩,浮在在这梦境中的,是一个银发带着眼罩的男人——梦魔Nightmare,这个从在一开始就引导她的人。

“是的,Nightmare,我要回去。”Alice垂着眼答道,“即使对这个世界再留恋,我也必须要回去。”

“回去的话,会悲伤哦?”Nightmare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些许蛊惑的意味。

“但是,那是我的责任。”Alice的声音没有迷茫。

她的前任恋人和Blood长得并不相似,她的记忆也和之前的并不一样,只是都被Nightmare替换了罢了——因为希望她能够留在这个世界,能够幸福。

这是她所爱着的时间们,所希望的事情。

但是,不行。

不像姐姐那样完美,阴暗、自卑、性格冷淡等等,这些词都能形容自己。

以前的她爱上了自己的家庭教师,但在后来自己恋人爱上了姐姐,自己出于心底那不可推脱的一丝怨恨而将这件事告诉了姐姐。

她的离家出走,是造成姐姐病发的原因。姐姐的病,和母亲的一模一样。

即使自己工作的出版社的朋友安慰她说这不是她的错,只是姐姐恰好在那个时候病发,但她明白,有她的原因。

“为什么你不哭?!”

姐姐葬礼那天,妹妹Edith愤怒地质问。

姐姐对她多好啊,她却没有在姐姐的葬礼上流下一滴眼泪!

她,是凶手啊——导致姐姐死去的凶手。

所以她不能逃避,不论如何,她必须面对。

这就是现实。

“已经无法改变了对吗?”代表着她所喜欢的十二点的Nightmare的脸上显出悲哀的神色。

“是的,这就是我的决定,Nightmare。”Alice点点头,却尽力露出一个笑容,“别担心,我只不过是回到现实罢了……”

这里并不是梦的世界,这里是心之国——时间之国,无可替代,每个时间都不可或缺。即使这里时间混乱,互相厮杀。

“你会记得我们吗,Alice?”Nightmare沉默片刻问道。

Alice没有回答。

能够读心的Nightmare显然已经知道了答案,他最终重新扬起如初见那样神秘的笑容:

“那么,再见了,Alice。”

带着光亮的出口出现在不远处。

“嗯,再见,Nightmare。”

Alice走向出口,最终消失在Nightmare的视线里。

‘送你最后一个礼物吧。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Peter?!”Alice惊讶地喊道。

“嗯,Alice!”Peter拉着Alice的手快速地奔跑在心之城的长廊上。

“为什么……”你会在这里?

“是我自己请求的。”Peter减缓了速度,不着痕迹地擦去眼泪后转头看向Alice,眼里充满了悲伤,却依然笑着,“虽然我希望你能留下来,即使你留下来的原因不是我,但是……不过Alice要离开心之国了,所以最后就让我陪你一段路吧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Alice在短暂的怔愣后,温柔地笑着应道。

长长的走廊只有两人奔跑的脚步声。

“走廊……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尽头?”Alice看着前方不远不近却似乎不法到达的走廊出口问道。

Peter拉着Alice的手有一刻的紧收却又很快恢复,他用尽量明快的语气答道:“如果你想要回去,那么,谁也阻止不了你的,Alice!……前面,就是尽头了。”

在踏出出口的那一瞬,强光袭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……Alice?Alice?”

朋友的呼唤让望着天空发呆的Alice恍过神来。

“啊,抱歉,刚才走神了。”Alice有些抱歉地笑了笑。

“是发生了什么事吗,Alice?”朋友关切地问道。

“不,没什么。”Alice摆摆手,然后上前几步与朋友并齐,“走吧,不是要去买印刷纸吗?”

那个世界……到底是否真实存在呢?

即使那是真实存在的,她也必须忘记。

——“你会记得我们吗,Alice?”

不,我不会。

—END—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呃,忽然发现写了好长啊,竟然都7000+了∑(っ °Д °;)っ

这篇是我看了《心之国的爱丽丝》游戏真相END之后写的产物,现实真是残酷的东西啊,但梦其实比现实更加残酷——这是我最大的感想。

非常喜欢QR社的这个爱丽丝系列,所以来一发安利希望有兴趣的各位可以玩一玩w

可惜QR社破产了,有生之年估计都看不到《黑桃之国的爱丽丝》_(:з」∠)_

具体的介绍大家可以查下度娘,我这里就单纯的解释一下文里出现的一些东西。

①《X之国的爱丽丝》系列是以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这个童话故事为蓝本,然后将里面的角色再创作和设定变为乙女游戏。

②【红心城】【帽子屋】【游乐场】是主要的三方互相争斗的势力,未出现的【时计塔】以及后期变为的【三叶草之塔】为中立势力。

③有脸的人即为有任务的人,被称为“持役者”,而没有脸的人即为没有任务,被称为“无役者”,持役者一共12人。Alice并不是心之国的人,所以被称为“外来者”。

④心之国的所有人的心脏都是时钟,所以一个人死掉后只要修好时钟就能重新活过来,但是这个人不会再是从前那个人。

⑤文中出现的游乐场的夏季选取的是《小丑之国的爱丽丝》里“愚人四季”的设定,也就是四个领地有四个季节,游乐场的季节就是夏季。

⑥心之国到底是不是Alice内心的世界这不能确定,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是时间之国。12位持役者对应着12个时间,其他无役者则是每一分每一秒这种细碎的时间。并不是每个时间都是Alice喜爱的,但是她会去爱着所有时间,因此时间也爱着她。【这就是为什么会有“所有人都会喜欢Alice”这个说法的原因】Nightmare是Alice喜欢的12点,但是Alice最喜欢的,是和姐姐的下午茶时光,也就是下午三点,而Peter代表三点。【这就是为什么会说“如果她记起来了的话,你会是她最爱的人。”的原因】

⑦关于偏后出现的那些没有标明谁说的对话:

——“这是梦吧?对……只要梦醒了的话就能离开这里。”

——“梦……?如果你一直能这样想的话。”

这个是游戏里Alice刚来到心之国在时计塔遇到【时钟屋】Julius时的一段对话,不过记得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不是原话。

 

——“如果你想要回去,那么,谁也阻止不了你。”

——“……Alice,你想要回去吗?”

第一句在文里也讲了,是Peter在真相END时对Alice说的话。

第二句的话很多人都问过。

 

——“Alice,请你留在这个世界!即使你爱上的那个人不是我,但是我希望你能在这个世界得到幸福!!”

——“在这个世界,所有的人都会喜欢你。”

 

第一句是Peter说的,漫画和游戏里都出现过,因为Peter代表着和姐姐度过的下午茶时光,所以Peter希望Alice能幸福这个愿望其实也可以说是姐姐的愿望。

第二句是Nightmare在Alice刚来心之国时在她的梦境中告诉她的。

 

——“如果她记起来了的话,你会是她最爱的人。”

——“下午三点……只要她幸福就好了。”

这段出自官方同人漫画《三叶草之国的爱丽丝~柴郡猫与华尔兹~》,Nightmare和Peter的对话。

PS:如果还有看不懂的话直接问我就行了w

最后的PS:QAAAAAQ斯密码三!!!之前说好的点文我一直卡到现在,我我我真心土下座_(:з」∠)_我加油努力更嗯!【憋打】

评论(9)
热度(21)
©三月君咲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