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君咲

【联手搞大事中w】
沉迷刀男、全职和魔道
爷鹤药厨,老叶烦烦厨,喜欢舅舅
动漫最爱银他妈,运动番最爱小排球
乙女游戏最爱X之国的爱丽丝系列
主写乙女向或日常向 ,不定期产粮
闲的时候也会画会画或者临摹/上色
一般被fo如果产点粮的基本都会回fo
三月兔工作室组建中w

【情人节系列(三)】情人节哦呼哦呼(药研场合)

接着上一篇继续搞事w

#一如既往请假装还是情人节#

#不造会不会OOC#

#写惯了逗比,每次写正经的就感觉好夭寿,一篇要憋上几个小时_(:з」∠)_#

PS:一如既往婶婶有名字,不过因为场合对象不同,婶婶表现的性格会有些差别

以及感谢兔纸的帮忙ww @爱丽丝的专属白兔 

——————
“大将。”
熟悉的略带磁性的声音自耳边响起。
尚且还带着些许困意的君咲睁开眼,又眨了眨才看清了眼前之人——“……是药研啊。”
在将巧克力酱倒入模具再放进冰箱后,收拾完料理台的君咲出了厨房。
阳光暖融融的,她不由放松下来坐在长廊上,侧倚着木柱,阖着眼打算晒一会太阳,却不想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“大将是在打盹吗?”药研笑得有些无奈,“虽然已经是春天了,但毕竟气温还不稳定。在这里睡着的话,可是会着凉的啊。”
“阳光太好了,一不小心就……”君咲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,却又忽然顿住。
……是错觉吗?总觉得,药研身上……好像有淡淡的血腥味?
君咲凑近看了看,果然——药研的军装制服上有好几道被利刃划破的痕迹,被划开的布料缝中渗出了丝丝血迹,只是因为制服底色的原因而不是很明显。
“呵~”
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了药研的轻笑,君咲才意识到,为了查看血腥味的来源她整个人几乎都趴在药研的怀里。

“哦呼!”

脸上一热,君咲赶紧后退。
她掩饰地咳了一声,然后疑惑问道:“今天药研不是休息吗?怎么会受伤了?”
“不用担心,大将。”药研的脸上闪过一丝遗憾,随即嘴角弯起,带着些许莫名的意味,“只是怕技艺退步,所以刚才和鹤丸桑手合了一番。现在鹤丸桑还在手入,所以我就在外面等候了。不过……能请大将为我手入吗?”

“诶?”君咲愣了愣,但转念又想起自己屋内备有手入的备用用具,于是点头道,“那药研你来我寝屋吧!”

—寝屋—

准备好丁子油、云刀粉、奉书纸、打粉棒等用具,君咲端坐着拿起药研的本体刀,正准备进行手入保养时,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呐,大将~”手的主人——坐在君咲对面的药研从她的手中取走自己的本体刀,将它随意置于一边,“对我的本体刀进行手入的话,治愈时间有些过长了。不如,就对我本身进行手入吧——就当做我一直为你带回手信的回礼怎么样,大将?”

“诶?”对于这样难得提出任性要求的药研君咲有些惊讶,不过也并非是第一次进行这种形式的手入,于是她便点头同意了。

征得了同意的药研在解下臂甲后,利落地脱去了军装制服外套。但在脱去外套后,药研的动作却似乎变得慢条斯理起来。

修长的食指与中指握着领带的结扣缓缓扯下,脱离了束缚的领口微微向外张开,使人得以窥见精致的锁骨。带着紧缚着皮肤的黑色手套的手顺着衬衫的门襟一点一点下移,轻巧却不慢不急地解开一个又一个纽扣。随着他的动作所展现出的,是那白皙且精瘦有力的胸膛和腰腹。

“哦、哦呼……”君咲下意识低呼出声。

不过这声低呼也使她从看得愣神的状态脱离出来,心里默念数遍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深吸了口气尽量敛去自己的羞涩,君咲正了正神色开始认真手入。

打粉、去粉、上油、再打粉,处理好药研腹部和侧腰的伤口后,君咲放下打粉棒准备收拾用具,却被药研再次制止了。

“抱歉大将,忘记和你说这里还有一道伤口了~”药研似乎有些苦恼自己的忘性,说着脱掉左袖,露出了肩头。

虽然对于药研的突如其来的忘性有些哭笑不得,但是君咲还是老老实实地再次拿起打粉棒进行手入。

为了方便君咲处理伤口,药研单膝跪着,身子向前倾,凑得离她更近了些。

“大将你啊,还真是没有警惕心呢~”

温热的气息吐露在君咲耳畔,微痒的感觉让她正在再次打粉的手不由一颤,脸上的红意止不住的漫开。

“随随便便就让男性进入你的寝屋,这对于男性来说可以算是一种邀请呢,大将。”结束手入的药研并未改变姿势,声音像是在轻叹还是什么别的,却带了些许不同往日的慵懒和低沉,“如果不是我,那大将要怎么办呢?”

“才、才不会随便让别人进寝屋呢!”君咲有些羞窘地争辩道,“因为药研是我信任的近侍嘛……”

“大将还是不要太信任我的好。”药研轻笑起来,微敛的紫眸带着某种深邃的色彩,“毕竟……”

话并未继续,因为药研的舌尖轻轻舔舐过了君咲的唇角。

“哦呼!!”君咲捂着唇角满脸通红,“药研你你你干嘛?!”

药研屈着的食指抵在下巴上,带起了嘴角的弧度——

“只是粘了些巧克力酱罢了,大将。”

美味。


评论(18)
热度(30)
©三月君咲 | Powered by LOFTER